《拉斯维加斯论坛报》:「容易百家乐」增长至700张赌桌

《拉斯维加斯论坛报》:「容易百家乐」增长至700张赌桌

web1_EZBACCARAT_004.jpg

2015年5月20日星期三,于拉斯维加斯宫廷驿站酒店内,一张「容易百家乐」赌桌上正在进行该纸牌游戏玩法的示范操作。Francisco “TJ” Tejeda与其业务伙伴Robin Powell共同创造了「容易百家乐」,一种以赔率40:1的边注为特色的新式百家乐玩法。(Ronda Churchill/《拉斯维加斯论坛报》)

撰文:GINA ROSE DIGIOVANNA

《拉斯维加斯论坛报》特别报道

詹姆斯·邦德还没有离开百家乐赌桌,但他现在有了小伙伴 - 龙和熊猫,一个拉斯维加斯品牌将它们活灵活现地带进了百家乐赌厅。
Talisman集团的两位高管Francisco “TJ” Tejeda和Robin Powell便是这个品牌的创造者。他们的新游戏,「容易百家乐」,在圣地牙哥、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及澳门约有700余张赌桌。女发言人Michelle Laird指出,过去五年中,这种新兴的百家乐博彩模式实现了315% 的增长。
“我们早已知道事情会如何进展,而且我们是正确的,”Tejeda表示。“(百家乐)是亚洲地区最受欢迎的博彩游戏。”
于是我们在「容易百家乐」中引入了龙和熊猫,它们是亚洲文化中最为人所熟悉的标志。
这个游戏亦解决了一个问题。在不改变百家乐其他规则的情况下,取消了押庄胜出后娱乐场抽取的5%佣金。
Powell和Tejeda于1993年为美高梅大酒店开设百家乐赌厅时相遇。对两位而言,娱乐场已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Tejeda回想起1971年入行之初,在雷诺巿的哈拉斯酒店与Bill Harrah见面。他由庄荷晋升为监管,又投身到百家乐的国际推广,从一开始的拉丁美洲,拓展至全世界。
Powell的履历包括曾于博茨瓦纳任职花旗骰庄荷。19岁那年,他开始在斯威士兰任职十一点(chemin de fer)庄荷,十一点是詹姆斯·邦德最喜爱的游戏及百家乐的前身。Powell逐步涉足娱乐场运营,从澳大利亚至非洲,再到蒙特卡罗及西班牙。
在美高梅大酒店,两位参与了百家乐赌厅的运作。在拉斯维加斯,当一位大客户输了钱或本金耗尽时,惯例是取消佣金,两人认为这种做法有着严重的缺陷。
Powell称:“娱乐场没有取得其应得的部分,内华达州亦没有取得其应得的部分。”
并且佣金争议和庄荷错误会添加混乱,损害和睦气氛,并且令客户恼怒。减慢游戏速度亦令娱乐场收入减少。
因此,1997至1998年间,Tejeda和Powell致力于寻找一套数学公式以优化此博彩游戏。他们联络了丹佛大学教授,及赌博理论、娱乐场数学原理和博彩业方面的权威Robert Hannum,他是《博弈数学》一书的合著者。
整理了150页的数据后,Tejeda和Powell找到了解决方案。
当庄家以三张牌总数7点胜出时,胜方变为平局,娱乐场自动赢钱。「容易百家乐」在这个“平局”规则下,相当于在每局庄家赢牌的投注中获得4.912%的佣金。
这种情况在每个八副牌的牌靴中大约出现两次。这种情况之外,投注庄家的赢牌赔率为1:1,取代了传统百家乐中的19:20。在「容易百家乐」版本中,庄家注的娱乐场收益率为1.018%。
但Powell将游戏进一步完善,创造了「龙7」边注。当庄家以三张牌总数7点胜出时,投注龙7的赔率为40:1。如此一来,“失落”转变成了“庆祝”。
2011年,Tejeda创造了另一个边注「熊猫8」。当闲家以三张牌总数8点(一个亚洲命理学中的吉祥数字)胜出时,投注熊猫8的赔率为25:1。
Tejeda表示:“赌桌上确实存在着这种冲突,因为有人喜欢闲家,有人喜欢庄家。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标志性赌注。”
2013年「容易百家乐」面临专利保护消失之际,熊猫8还起到了强化品牌的作用。
Tejeda称,「容易百家乐」避开了拉斯维加斯龙头娱乐场收入下滑的趋势,吸引了更多传统客人进入例如驿站赌场酒店等地方。
宫廷驿站赌场运营总监Scott Morrow表示,娱乐场内13张百家乐赌桌中有10张都是「容易百家乐」。
该娱乐场出现过竞争性产品,但他说:“我们最终还是将「容易百家乐」放回去。”
此外,澳门及亚太地区的大型博彩和娱乐场供应商 - 乐透游戏(LT Game)将于年底将「容易百家乐」添加到他们全球的终端机,并将「容易百家乐」的实体赌桌分销至亚洲各地,Powell称。

与此同时,一间于伦敦和都柏林证券交易所上巿的英国游戏软件公司GameAccount Network,有望于年底将「容易百家乐」拓展至10个虚拟游戏网站。
这样的成功绝非易事,前两张赌桌耗费了十年时间去推销。如今,Tejeda可以从容面对其竞争对手了。
他说:“如若我们没有经受住巿场竞争的考验,乐透游戏是不会找到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