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容易百家乐」使洛杉矶纸牌俱乐部越趋兴盛

了不起!「容易百家乐」使洛杉矶纸牌俱乐部越趋兴盛

此篇关于「容易百家乐」的文章是由David Haldane于2010年在《洛杉矶商业周刊》发表。

平日的午后,科默斯赌场内从前都是冷冷清清,甚至安静到连深受亚洲顾客喜爱的皇家芝华士酒杯内冰块的叮当声响都能听到。然而,上星期却发生了变化,赌桌座无虚席,淹没在一片欢呼声中。在博彩业的困顿期,一个热门游戏为洛杉矶州郡纸牌俱乐部带来了新景象。
这个游戏便是「容易百家乐」,传统百家乐游戏的一个新版本。百家乐是常见于拉斯维加斯娱乐场高投注区的经典纸牌游戏,豪赌玩家一手牌的投注额可高达数十万美元。在洛杉矶巿中心南部蓝领区的中型纸牌俱乐部内,投注额大多低于100美元,但该游戏却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它节奏快;玩家无需支付娱乐场佣金;对幸运玩家而言,成功押中龙7还可获得40:1的赔率。
“这种游戏几乎覆盖了整个俱乐部,”该纸牌俱乐部的业务发展总监John Griffo指出。“我们相信它有无限的可能,并预料在未来三四年内,它会发展为仅次于扑克的游戏。”
这种说法并不夸大。一年前科默斯赌场内,「容易百家乐」只占四张赌桌,后来增加至27张,并计划于年底再加多13张。其受欢迎程度甚至促使娱乐场投资一百万美元进行翻新,包括部分场地的改造,及在中场为游戏开划出一个特定的博彩区。
此博彩游戏似乎越趋普及。这是由于科默斯赌场在郡内的一年独家合约于9月1日结束。现在,郡内其他七间俱乐部都可以提供「容易百家乐」,其中五间已经开始。仅过去一个月,郡内各个纸牌俱乐部已开设了至少26张新赌桌。
「容易百家乐」于几年前在亚洲推出,传统百家乐在亚洲非常盛行,在澳门这个华人博彩之都更是深受欢迎。它于2008年出现于美国,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恰当的时间,因为地区纸牌俱乐部正在尝试以各种促销手段来抵御博彩业务低迷的困境。
年初至今,科默斯赌场的博彩收益下降了9%。Gruff表示如没有这个新游戏的出现,这个数字还会显著升高。照现在的情况,博彩衰退的状况要比去年收益只下降约5%的拉斯维加斯娱乐场差。
为促进业务增长,本地俱乐部已改善餐饮、加强推广,甚至开始提供远距赛马投注。但其中最为有效的方法却是提供「容易百家乐」。很多本地玩家的族裔背景助长了此游戏的普及。
WhiteSand Gaming(办公室设于拉斯维加斯和新泽西州大西洋城)顾问James Nickerson表示:“我能预见「容易百家乐」将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亚洲人口密集的地区。吸引玩家光顾是重中之重,各娱乐场会各施手段。”

节奏加快
百家乐传统来讲是一个高注额游戏,拉斯维加斯娱乐场内的最低投注额常常设为25,000美元或者更高。相比之下,科默斯赌场内有两种赌桌,一种要求最低投注额10美元,另一种25美元。多数赌桌的最高限额为1,600美元。玩家可将筹码押注在“闲”、“庄”及“和”三个位置上。
接着庄荷分别为闲家和庄家各发三张牌。这些牌都有数值,总数值高者获胜。玩家也可押“和”,或押注赔率40:1的龙7(当庄家牌达到某个定值时即可获赔)。
这个版本相较于传统百家乐更加简易和快捷,因为在经过调整后的规则中,玩家基本无需做任何决定,游戏结果大致基于运气。
娱乐场和纸牌俱乐部欢迎这个游戏,不仅因为它的知名度,更因为它的速度能提升获利空间。举例来说,在科默斯赌场,一位动作快的庄荷能在每小时派发32手扑克(那里的支柱游戏),但同等时间内却能派发多达55手「容易百家乐」。
这种速度对加利福尼亚州纸牌俱乐部来说尤为重要。不像美国印第安人旗下的娱乐场,这些纸牌俱乐部禁止经营“与客对赌”的博彩游戏,例如二十一点(玩家输掉后娱乐场收走赌注)。
在科默斯赌场,顾客相互对赌,娱乐场会在每个10美元至100美元的投注(占多数)中收取1美元费用。更大的投注额相对收取的费用也更高。「容易百家乐」现时每月带来约两百万美元的收益,为该纸牌俱乐部收益的七分之一。
Griffo称:“这是我们利润最高的游戏,帮助我们度过了衰退期。”
Talisman集团(以拉斯维加斯为基地的咨询公司)与DEQ Systems Corp.(位于魁北克省里维斯巿的博彩公司)一起针对美国巿场而开发出此博彩游戏。在北美洲,67间娱乐场内设有约200张「容易百家乐」赌桌,其中在大西洋城和拉斯维加斯的赌桌已运作了两年多。2008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Raving’s Cutting Edge Table Game Conference中,「容易百家乐」被投选为“最佳新赌桌游戏”。
加利福尼亚州加迪纳巿Normandie娱乐场最近新添了四张「容易百家乐」赌桌,其博彩经理Daniel Nguyen表示:“它确实是现今非常流行的游戏,我们吸引了大量新客户光顾。”
其他提供此游戏的俱乐部包括,夏威夷花园市的夏威夷花园大赌场、英格尔伍德巿的好莱坞公园赌场、贝尔花园巿的龙凤大赌场,以及加迪纳巿的Hustler赌场等。
拥有加利福尼亚州经销权的21st Century Gaming公司总裁Moe Mostashari表示,加利福尼亚州的纸牌俱乐部已迅速接纳了这个新游戏。美国印第安人的娱乐场内亦增设了这个游戏。
拉斯维加斯《Casino Journal》编辑James Rutherford表示,有鉴于这个游戏最初版本的盛行程度,他对于「容易百家乐」在洛杉矶受欢迎并不感到惊讶。
“自从经济遭受打击后,(传统)百家乐几乎是唯一支撑拉斯维加斯大道收入的游戏,” 他说。“很多亚洲玩家和资金雄厚的投资者纷纷由澳门转往这里。将一个很受欢迎的游戏加以改良,令更多玩家能以更少的本钱参与,很具经济意义。”

激动的场面
科默斯赌场现计划加倍投资「容易百家乐」。未来四个月,他们将耗资四十万美元通过广告牌、赛事组织及赠品推广(例如T恤)加强宣传,亦会在位置优越的巴士候车站,以及在拥有中国、越南和韩国观众的电视频道置入广告。
Griffo滔滔不绝地说:“玩家都玩得很兴奋,有时甚至不愿坐下。”
在最近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一些座无虚席的赌桌吸引了大量围观者。每当有人投注龙7而胜出时,场上便会爆发出欢呼声。65岁的Ron Ansari说他已持续玩了三个月。
“我在互联网上看到这个游戏,找到之后,现在它已是我最钟爱的游戏,”一名住在大学城的退休电脑工程师称。“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但不会投注很多。”
另一名54岁自称叫Hare的玩家称他被游戏的简易性所吸引。“我目前大概打个平手,”他说及自己的投注习惯。“人人都说经济衰退,但在这里我却看不到任何衰退的痕迹。”

© 2010年《洛杉矶商业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