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不再是邦德专享

 

彭博商业周刊》全文阅读

谈及百家乐游戏,脑中会自然浮现出国际间谍、花花公子,或身穿燕尾服的皇室成员形象。但现任明尼苏达州哥伦布市Running Aces Harness Park赌桌游戏总监Dallas Teerlink恐怕不这么想。在向他的中西部客人介绍了这款纸牌游戏的两年后,游戏在明尼阿波里巿东北三十英里处的娱乐场意外走红,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边注的赔率可高达40:1。如果正确的牌出现,赌桌上的电脑显示器会让每个人都知道。Teerlink解释道:当灯熄灭时,所有人都变得疯狂。

作为詹姆斯·邦德第二最爱的夜间消遣,百家乐已成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娱乐场游戏,这要感谢那些一手牌豪掷千金的亚洲富豪。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多数内地赌客的投注额下降,娱乐场经营者为寻求增长,将百家乐由贵宾厅转往中场以迎合大众。「容易百家乐」这个更易操作的游戏版本的联合创始人Robin Powell指出:豪赌客人虽吸引了全部的注意,但其他赌客亦为数巨大。

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门的博彩收入在过去十年增长了十倍至去年的335亿美元,90%来自百家乐。在澳门,百家乐赌桌被中国富豪层层环绕,玩客们挤牌、折牌,或吹牌以求吉利。永利集团(WYNN) 创始人Stephen Wynn在5月的一个电话会议中表示:赌客都是新贵,这些爆炸性消费都是来自压抑很久的对优质生活的渴求。

在内华达州,自2002年起当地百家乐的收入增至三倍。至9月份的12个月,该游戏收入14亿美元,比二十一点、花期骰和扑克的总和还要多。拉斯维加斯金沙 (LVS)行政总裁Sheldon Adelson(其204亿美元财富很大程度上来自百家乐)称:我一直都知道百家乐会在澳门成功,这些玩家前去拉斯维加斯可谓是锦上添花。

澳门的博彩业或许开始转弱,高额投注业绩已连续下滑了三个季度。由于贵宾减少,第三季度中国地区的博彩收益下降4%至八亿五千七百二十万美元。中场的赌桌收益则上升了8.3%至两亿一千一百万美元。这些低投注赌客是娱乐场的新目标。拉斯维加斯金沙的全球博彩运营总裁Robert Goldstein于10月表示:由贵宾投注带动的增长正逐渐转变为中场收益增长。

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百家乐仍然多是豪赌玩家的游戏。美高梅大酒店公馆包含29间设独立泳池的别墅,托斯卡式庭院与一间餐厅相连,餐厅提供豆腐蛋糕和鱿鱼小食。不远处,一百万信用额的赌客可在六间半私用包厢玩百家乐。

城中另一端则上演着不同的故事。服务拉斯维加斯本地人的驿站赌场酒店,已增加了低投注的百家乐赌桌数目,包括玩家不可碰牌而最低投注为10美元的迷你百家乐。作为最大的角子机制造商,国际娱乐科技公司(IGT)甚至正在推广黄金百家乐,一个为不愿坐在赌桌旁的客人提供的电子版本。该公司的宣传材料中称:玩游戏既不需高额下注,也不需依赖中介人。